返回列表 发帖

因果缘在行动------4月22日

群里的爱心妈妈们在根据上次去空军医院的统计情况,按地震伤员的需求分门别类的准备了相关物品,妈妈们一片热心的去了空军医院,去吃了个冷门钉。医院不让进去了,先是告知这是医院的新要求,后又告知导火线是因为前天那些来探望伤员的一些藏人和医院发生了不愉快,基于此,再加之其他等等,医院便有了新规定,所有探视一律取消。

后来与空医的志愿者联系了解了下原委,得知是病员与院方因为物品发放的原因起了争执,由此医院便禁止所有人探望,可怜爱心妈妈些提着大包小包的空欢喜一场。这个原因是我从志愿者处了解到,后来通过陆军总医院的看望才了解到问题的症结,这个在下一篇日志里将统述。

电视里这几天铺天盖地的都是玉树救灾的成绩,全国各地踊跃捐赠的大的令人震惊的数额,到处都是如何如何…..,昨日(26号)接到一个比较大的藏区寺庙管家的电话,说他们刚回到驻地,这次组织东风大卡车拉了慢慢10卡车的物资,比如大米、糌粑、酥油、衣物等等,他们也很奇怪,为什么到处都说捐了那么多,可在玉树能看到的少得可怜,他们挨家挨户的去发,从17号上去,一直发到25号,情况远不是你我电视上所看的那样。我只好告诉他们,也许是还在路上也许是没有发到,电视上的我们也可以理解,毕竟是种ZZ需要,但是我觉得民众更有权利了解或者分辨真相,那天看了一个人的留言,觉得很有意思,复制过来大家共勉。

“闲暇时,自己思考了一些。512,414,在每一次灾害后,我们常常被无数感人的事迹和举动打动,每一次总能收获温暖与亲情。心怀感恩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但在每一次历经磨难后,总会留给我们一些东西去思考。要求抗灾标准提高改善和自身反省的言论也不绝于耳,我认为这都是正常的反应。没有类似的声音反倒不正常,就只许一片感恩和颂扬?更何况每一个人的言语在那个时候就算刻薄也出自善意的。没有人因为知道了善而不向善的。认为大家只能感恩和敬畏,而停止思考和辩论的想法觉得可笑。苏格拉底曾说:“雅典就像一匹钝马,而我就是一只不断叮它,让它具有活力的牛蝇。”

     我们为什么不能尝试着做牛蝇呢?

还有一个问题,一种逻辑:政府救灾,灾民理应感恩。当然,懂得感恩终究是一种美德。但是,救灾算不算是政府的一种职能?

     总之,不应该用感恩和敬畏模糊责任与义务;我们应以血和泪的代价换取思考和进步,不想悲剧重演,就应允许质疑和批评的存在,最起码,其初衷也是为了改善我们的生存条件,少一点流血和悲痛!
转发到微博 收藏 分享

返回列表